第二章 苏明月(1 / 2)

萳萳在宁叔这里一连住了半个月,在宁叔的细心照料下,萳萳好的很快,同时对宁叔的戒备心理也彻底放下了。

从宁叔口中得知,此处就是翠竹山,萳萳的村落就在山脚数十里处。翠竹山绵延数百里,武林中颇为有名的灵风教就驻扎于此。而宁叔也只是客居于此,宁叔说自己早年也是一个武林高手,后来来此地隐居。自己每日帮他们劈些柴火,换些东西维持生活。

这天,萳萳像往常一样坐在门口,宁叔就在门口的空地上劈着竹子。不远处奔来一个男子,眼前风风火火的男子叫做苏明月。来过几次,每次来的时候也都会跟宁叔还有萳萳聊上一番,渐渐地二人也熟悉起来。

苏明月远远地就喊道:“小萳,今天感觉怎么样,好些了吗?”

萳萳一见苏明月来了,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高兴地朝苏明月挥了挥手。“苏哥哥,你来了。”

苏明月三两步就跑到了院子里。一旁的宁叔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开口道:“臭小子,这几天每日往我这跑,我都烦了。”

苏明月闻此言,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:“真是对不住了宁叔,晚辈不该打扰您清修。”说罢就拎起两担柴火,看了看宁叔,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“有什么话就快说。”宁叔颇有些不耐烦地道。

苏明月开口道:“宁叔,小萳来山中也有半月有余了,每日都呆在此地,想必十分枯燥。我看伤也好的差不多了,我想带她去门中四处转转。”

萳萳一听苏明月要带她出去玩,顿时一脸希冀的望着宁叔,但宁叔只是冷冷的说道:“你这臭小子有时间不好好练功,居然妄想来此诓骗这丫头。赶紧滚。”

萳萳顿时急了,每日在此静养也确实枯燥乏味,而且她早就想出去转转了。于是抓着宁叔的手就开始撒起娇来,宁叔实在是拗不过萳萳,只好答应,只是叮嘱苏明月要早些送她回来。

俩人走出宁叔的住处数里地后,苏明月长舒一口道:“宁叔的脾气如此古怪,居然能会听你的,真是匪夷所思。”闻此言,萳萳心里还有些小得意。

“呃对了,还有一事,最近山中莫名出现各种的动物尸体,那些动物身上却没有任何伤口。很是奇怪,听师兄弟们说山里可能出了出现了什么魔物,叫我们出行都小心为上。你也要小心一点哦。”

萳萳一脸疑惑“魔物?那是什么。”

“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对了,所以你不要乱跑,跟紧我知道吗?”

萳萳掩着嘴偷笑:“苏哥哥,我看你才是坏人才对,就知道吓唬我。”

二人一路有说有笑,总算算到了目的地。

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院子,有几个人在院子里练武。

“苏师兄回来啦,你这是从哪拐骗回来个小丫头啊。”一人打趣道。

苏明月上去踹了他一脚,“你小子皮痒了,一会让看我不教训你。”然后径直走到一个屋子里,将柴火给放下。

众人见到院子里来了个新面孔,都觉得好奇,纷纷围了过来打量个不停。

“哦?这就是苏师兄说的那个叫萳萳的小丫头吧。”

“唔嗯,小丫头你好呀,我是朱小宝”

“我是大宝,是他哥哥。”

众人争先恐后的上前介绍自己。苏明月连忙上前拨开热情的一众师兄弟,将萳萳挡在身后道:“萳萳前阵子刚受了重伤,肯定是受了惊吓,你们这些家伙,别把人家吓坏了,我特地带她出来散散心。”